当前位置:首页 / 资讯 / 养儿育女 / 正文

我们采访的5个试管对象,每个人背后都有一部血泪史

单身白富美立志当丁克,说服家人“未婚先孕”、大龄失独母亲千辛万苦走出阴影,刚试管有了孩子却罹患癌症、7旬太婆不惜变卖老伴遗产,也要为智障孙子留伴……

这5个试管对象,均来自武汉的一家试管辅助生殖机构。在这家机构的帮助下,我们得以走进他们的生活。尽管这五位对象有的圆满,有的仍在漫漫试管之路上跋涉,但他们无一例外的都说,但凡还有一点办法,不会走上这辛酸漫长的试管之路。

丁克女为给父母一个交代

曹青刚过完自己36岁的生日,家中独女,在深圳一家金融机构任部门经理,符合所有“白富美”所具备的标准。在她看来,父母催命般的“结婚生子”,犹如魔咒一般笼罩着她已有10多年。“高不成低不就,这么多年一个人过,挺好。”她立志做一名丁克。

代孕生子源于姨妈的建议,开明的父母也未反对,曹青觉得算是给年过花甲的他们一个交代。早在去年她就完成了前期冻卵,对于孩子的另一半基因却格外纠结,最终选定了英国的一位时装模。如果一切顺利,她的孩子将于10个月后出生。

老人不惜变卖遗产为孙子找伴

已过花甲之年的杨太婆来自南阳,9岁的孙子正上小学,在她看来孙子记忆力很好,每次外出旅游,都会将所见所闻说给她听。但她不得不面对孙子被确诊“智力发育迟缓”的事实,多年来一直在进行康复训练,但成效甚微。

由于儿媳不能再生育,杨太婆找到了武汉的这家生殖机构,希望通过代孕抱得一个健康的孙子。倔强太婆道出心声:我百年后,儿子媳妇也会有不在的那一天,将来孙子连个搭把手的亲人都没有。为个孙子找个伴,她甚至做好变卖加油站的打算,这是老伴留下的遗产。

失独妈妈走出阴影又罹患癌症

女儿名校毕业,临上班前被诊断为白血病。55岁的朱大姐夫妇举债求医,仍未挽留住女儿。经历失去独女的打击,从此她闭门不出。身为教师的丈夫以忘我工作的方式来麻痹自己。

前年,朱大姐通过三次移植,好不容易以试管的方式产下一名男婴。正当一家人渐渐走出阴霾,厄运却再次袭来,去年底,她被确诊为卵巢癌,目前正处于化疗阶段。1岁多的儿子,只能让60岁的姐姐代为照顾。为还清此前为女儿治病及试管欠下的外债,其丈夫利用业余时间,办起了校外辅导班。

失去儿子方懂亲情的代价太大

“不就是钱的事嘛”这句赵勇曾今的口头禅,随着儿子的离世,硬邦邦的打在了他的脸上。前年初,本该谈婚论嫁的儿子以跳江的方式结束了生命,警察返还的遗物仅有一张银行卡,卡内370多万是他陆续转给儿子的零花钱,分文未动。

赵勇曾是某国际运动品牌省级代理,后转型从事房产开发,生意风生水起,却忽略了儿子的成长,尽可能地以金钱进行满足。儿子因抑郁症离世后的一年多,妻子再未与他说过一句话。他不愿放弃曾同甘共苦的妻子,瞒着她与几个兄妹商量后,找到了一家海外试管机构。一年后,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将儿子抱回了家。看着妻子整天围着孩子转,赵勇感叹“失去孩子后才懂得陪伴的重要,但这个代价太大了”。

无比期待二宝的到来

起初一脸淡定的方霞,在抽完血后开始显得有些慌乱,通过微信与丈夫频繁进行着语音。因基因缺陷,两年前她通过试管拥有了女儿,她很幸运,当年一次性移植成功,还有数个胚胎通过冷冻保存在实验室。

当接到生殖机构打来询问如何处理胚胎的电话时,方霞和丈夫都毫不犹豫地选择再生一个,“男女都无所谓,孩子健康才是最重要的。”34岁的她,当天通过了抽血、B超等全套移植前的检查,她无比期待第二个宝宝的来临。

编者按:

不是人人都如曹青,但凡有一点办法,没人愿意走上试管之路。

无论怎样的遭遇,试管群体所经受的磨难,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,有的来自个人身心俱疲的压力,有的来自周边人的闲言碎语,还有的来自国人长久以来的传统观念。但无一例外,他们都想拥有一个难以剥夺的权利:有个自己的孩子。

谈婚论嫁结婚生子,在不少人眼里是很顺理成章的事,即便试管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,对于试管群体而言,很多时候却是一份奢望与煎熬。

0
自定义html

下一篇:春天是孩子长身体的最佳时机,为孩子长高助一臂之力

上一篇:4月20日长沙方特专场招聘会,即将在宁乡南站举行!欢迎求职朋友前来应聘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